主页 > 联系我们 >

推进“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

时间:2019-02-25 16:26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拼多多联合创始人陈磊就表示,从诞生到拥有超过4亿用户,拼多多的发展离不开上海的经济、技术优势。这些优势的背后是上海一流的营商环境和高质量的人才储备,以及发达的信息产业、物流快递产业等构成的产业生态。“拼多多不是一家传统零售企业也不是一家传统电商企业,它必须诞生在一个优质的创业环境中。”
  包括拼多多、携程、阅文等上海的互联网企业,都多次享受到上海市政府在税收、人才、交易成本方面的扶持。阅文就连续多年获得促进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促进动漫游戏产业发展等数十个重要项目的扶持金。上海历来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也是民营经济、科技、金融发展的高地。目前全国互联网百强企业中,上海民营企业占了18家;在上海科技企业中,民营企业数量占比超过九成。今年春节后第一天,上海市政府就召开工作会议进一步释放出优化营商环境的强烈信号,2月22日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也已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所在地上海证券大厦亮相。在这些利好的政策下,未来势必会有更多信息消费产业的互联网公司在上海诞生、发展、壮大,甚至成长为新的产业巨头。 在上海长宁区凌空SOHO的携程大楼里,有一面显示实时机票酒店订单的LED墙。
  以中国地图为底,热门城市为点,用点状闪耀、线状连接的方式展示出实时订单巨大的城市与线路。地图的左下角,则用排序的方式列出当日城市热度前十。在国内机票实时订单的部分,上海常驻第一。
  实际上,除了国内机票实时订单外,从2018年千万级的携程国内游、出境游度假订单看,“最大金额旅游订单”、“最大规模旅游团”、“最具消费力城市”、“市民旅游消费力最强”等数据也都来自上海。
  在旅游这个自带流量的领域,3亿多用户每天在携程平台上产生超50TB的数据,而上海正是产生这一海量数据的大户。作为最活跃的市场,上海也促使着本土公司携程不断加大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型技术投入,在数据分析、产品设计、用户体验等诸多方面进行升级。
  在携程NOC实验室里,十几个程序员相伴而坐,时刻检测异常情况。实验室最近上线的“SOS”监测系统,能将异常情况及对话框一条一条地列在大屏幕上,以供排查。在这背后,是携程位于上海浦东的数据处理设施和人数众多的大数据团队。实际上,携程总部拥有15000名员工、其中程序员7000名,人数是上海互联网企业之最。携程新宫格频道负责人江文对界面新闻透露,目前携程使用的分布式数据存储,其集群效率接近万台处理器。
  同在上海长宁区的拼多多,也是数据处理的大户。
  据拼多多提供的数据,2018年,拼多多平台共计产生23.34亿份农产品及农副产品订单,年度活跃用户达4.185亿,月活用户数达2.73亿,相关GMV总额达653.06亿元。在上海总部,拼多多有超2000名资深技术工程师维持系统稳定。
  拼多多的创新在于从“人找货”向“货找人”式的转变。为了支持新型的电商模式,拼多多从传统互联网的“集中式AI”转向“分布式AI”,即把所有数据汇聚,通过算法从数据里找到一定的模式,为单体消费者服务。这样的逻辑更加适用于“货找人”的场景,也对技术优化要求更高。2018年7月27日,成立仅三年的拼多多成功登陆纳斯达克,CEO黄峥没去美国敲钟,却选择在上海度过这个高光时刻。
  一年交易额7000亿元的携程、用户活跃度已超过京东的拼多多,除了以上两者,上海的知名互联网公司还有国内最大正版数字阅读平台阅文集团、二次元头把交椅哔哩哔哩、新零售代表盒马鲜生、共享单车龙头摩拜、AI教育第一股流利说、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商汤科技等等。截至目前,仅携程、拼多多、阅文三家企业的市值就已超过3800亿。
  这些在信息消费垂直细分领域占有极大市场份额的互联网公司,为什么都在上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学副教授刘明宇认为“多产业融合”的市场发展氛围是这些企业看重上海的关键。
  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他说,“传统互联网产业发展时期,BAT占领了流量红利的高地;而移动互联网时代,每一次的产业升级都迎来洗牌。在这一过程中,上海最大的特点在于多产业融合、新兴细分领域多样化。立足于国际化优势、培养细分领域巨头、百花齐放的发展方式是上海城市发展的优势所在。”
  2018年4月,上海发布《关于打响上海“四大品牌”率先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协同推进“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的联动发展。在刘明宇教授看来,正是“四大品牌”的联动推进了上海信息消费产业的发展,“四大品牌和信息消费产业紧密一体、不可分割。”
  具体到每一品牌与信息消费产业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刘明宇教授做出如下分析,“例如‘上海服务’:海量的网上服务场景打破了传统只接受线下服务的局限性,而企业要实现市场创新,就需要人脸识别、移动支付、数字购物等新技术支持下的新型服务手段。再比如‘上海制造’,信息消费不止局限于消费者端,在更多2B领域,制造型企业也和信息有紧密联系,通过与信息技术结合,制造业提高智能化水平、带来更多个性化产品,让上海制造本身升级。还有‘上海购物’,借助信息消费升级,加入虚拟现实等新技术,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的购物场景,丰富购物体验,挖掘出新业态、新市场。”
  而“上海文化”与信息消费产业的关系,是刘明宇教授认为最难也最有想象空间的发力点。“传统阅读正在被数字化渠道改变,上海文化与信息产业结合的潜力在于创造新的传播空间,文化与数字消费结合能够在未来给文化消费带来更多增长空间。”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今年1月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信息消费规模约5万亿元,同比增长13%。而在过去一年,在“四大品牌”的联动发展下,上海单个城市的信息服务业营业收入预计超过8600亿元。此外,工信部2018年印发的《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提出的目标是,到2020年信息消费规模达到6万亿元,年均增长11%以上。粗略计算,上海已经贡献超过14%的规模。
  除了拥抱新技术的开放心态、促进不同产业联动的专业决策之外,上海完善的基础设施、优秀的营商环境也成为新型互联网企业快速发展的优渥土壤,金融、技术、人才等软性优势则为这些企业提供了更为充足的保障。
  2017年,上海制定出台了《上海市当场办结,提前服务,当年落地“三个一批”改革实施方案》,要求“当场办结一批、提前服务一批、当年落地一批”。“放管服”改革取消调整了上千项审批事项,有效降低了企业的制度交易成本。2018年11月,上海又发布《关于全面提升民营经济活力 大力促进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从响应企业诉求、营造公平市场环境等诸多方面来促进民营经济的发展。
  在这些政策的快速落实下,上海在世界城市的营商环境评分上有了立竿见影的升高。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显示,中国营商环境全球排名上升32位,跃至第46名,其中上海权重占55%。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