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联系我们 >

约占全球烟民总数的30%

时间:2019-03-18 13:38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2018年底,占领美国75%电子烟市场份额的美国创业公司Juul,被万宝路母公司奥驰亚集团收购,估值高达380亿美元。这项协议促使1500名Juul员工实现财务自由,且每人拿到约130万美元的年终奖。
  这一消息在国内不胫而走,嗅觉灵敏的商人们重新算了算这笔帐。数据显示,作为全球最大的烟草市场,中国烟民数量达到3.16亿,占全国总人口的23.07%;烟民总量位居全球第一,约占全球烟民总数的30%。
  与此同时,我国每年烟草领域的消费数额也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每年的烟草消费量约在5000万箱左右,占全球总量高达44%。2018年,我国烟草行业实现11556亿元的工商税利,同比增长3.69%;上缴国家财政总额10000.8亿元,同比增长3.37%。
  庞大的烟民为中国烟草公司带来了极为丰厚的利润。在这万亿级烟草市场规模的基础上,尽管国内电子烟渗透率仅为1%,但一旦被撬动,随便切下一块蛋糕足以让人欣喜若狂。从0到估值380亿美金,Juul只用了3年,这也让国内不少创业者和投资人蠢蠢欲动。
  星瀚资本合伙人杨歌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表示:“电子烟赛道和市场是存在且有需求的,足够站得住,绝对不是一时之间吹起的风口。”
  在杨歌看来,电子烟是像手机一样的大众智能硬件。不同的是,此时的电子烟是一个存量市场,并不需要开发并教育出一个新的市场,它所面向的用户群体比较稳定,有比较强的发展空间。同时,电子烟的存在是帮助其面向群体养成一个更健康的生活习惯。
  风口之上:左手舆论,右手政策
  电子烟作为新事物,自打新生之日起,在安全性和政策监管等方面就争议不断。十年前如烟未能解决的事儿,到今天也依然不见起色。
  投资人似乎对能“上瘾”的东西更感兴趣。有投资人告诉猎云网,对于消费品而言,投资人看中的是高频刚需强复购,而像烟草、酒等上瘾型产品一定形成高频刚需强复购,且用户对这类产品的价格普遍不敏感,弹性较低,利润较高。
  不过,吴世春在讨论电子烟赛道值不值得看的时候曾担忧,上瘾类的东西国家都是要专卖,不管是不是电子的。甚至发问:动了烟草税收奶酪的电子烟,结果会怎么样?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直言:继区块链之后,创投界再次在风口前面临价值观的选择,这钱不赚也罢。
  此外,天图资本、众海投资、顶商投资等众多机构都表示仍处于观望状态,目前并没有投资意愿。产品安全也好,品牌竞争也罢,很显然,不明朗的政策导致诸多投资人迟迟不敢下手。
  从政策上来看,我国一直实行烟草专卖制度,加上国内的烟草行业一直相对比较传统,未来电子烟是否会被纳入到该体系,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因此,上文获得融资的民营电子烟品牌在国内实际上处于三无产品的状态,没有监管、没有生产标准、没有安全认证,存在着巨大的安全隐患。如果仅靠行业自律,没有相对应的监管措施来监管,一定不是长久之计。
  不过,监管的手已经慢慢伸向这团正在燃烧的火。继杭州、南宁、香港等城市和地区在公共场所禁止使用电子烟之后,今年2月北京烟草专卖局全面开展打击加热不燃烧的新型烟草制品工作。与此同时,深圳在其控制吸烟条例征求意见稿中将电子烟纳入了控烟“黑名单”。
  然而,在博派资本合伙人李欧成看来,比起政策更应该担心的是舆论导向,大众舆论大概率会影响政策风向。早年前,JUUL就曾因不当的宣传引导致使青少年吸烟比例提高,遭到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强力监管。
  事实上,很多电子烟品牌设计和营销时使用“健康”、“养生”、“时尚”等词,把相对偏弱的伤害混淆成为绝对无害,似在培养和吸引新的非吸烟人群,青少年则是最容易被“侵蚀”的那批人。
  对此,MOTI魔笛CMO周洁表示,不诱导非烟民去抽电子烟应是行业的道德底线。同样地刘玲认为,一直以来,电子烟在有害健康的基础上盈利是一大争议点。
  类似地,游戏是递延满足感的博弈,利用了人性的弱点。在使用合规范围内,双刃剑可以发挥益处,比如说帮助传统烟民减量、戒烟,而不是引导非吸烟的转变为吸烟受众。018年下半年,市场开始骚动,国内电子烟被点燃。李洋也很兴奋,作为行业老玩家的他自然不肯错过这个赚钱的好机会。店内柜台中间最显眼处,摆放的正是新电子烟品牌--FLOW福禄。
  FLOW福禄是罗永浩前下属—锤子科技001号员工朱萧木创立的电子烟品牌。就在今年1月15日晚聊天宝的发布会上,罗永浩还曾亲自为FLOW福禄电子烟站台宣传。
  其实在最一开始的时候,李洋要抢的是另一家电子烟品牌RELX悦刻的上海代理商,但下手晚了。“现在他们上海代理商躺着赚钱。”李洋眼神里满是羡慕。
  落了空,因为看好罗永浩,爱屋及乌,李洋转而将精力全放在争夺FLOW福禄在安徽省的代理名额上,“很敬佩罗永浩,我觉得他这事儿应该能成。”
  高歌猛进,角逐“中国Juul”
  当罗永浩还在为聊天宝竭力吆喝的时候,电子烟的风就早已吹遍了大半个创投圈。年初,梅花天使创投合伙人吴世春在朋友圈发言:国内硬件创业什么最火?答案是电子烟!
  电子烟作为一个电池装置,通过雾化器将烟液雾化,形成可吸入烟雾,一时间成了最有前途的领域。前有滴滴前高管汪莹创办的RELX悦刻获投3800万元,后有同道大叔蔡跃栋的YOOZ一天销售500万元,益爽、MOTI魔笛、灵犀LINX……各路人马前赴后继,生怕掉队。伴随着一线机构的资金注入,电子烟的号角正式吹响,赛道热得发烫。
  2018年底,占领美国75%电子烟市场份额的美国创业公司Juul,被万宝路母公司奥驰亚集团收购,估值高达380亿美元。这项协议促使1500名Juul员工实现财务自由,且每人拿到约130万美元的年终奖。
  这一消息在国内不胫而走,嗅觉灵敏的商人们重新算了算这笔帐。数据显示,作为全球最大的烟草市场,中国烟民数量达到3.16亿,占全国总人口的23.07%;烟民总量位居全球第一,约占全球烟民总数的30%。
  与此同时,我国每年烟草领域的消费数额也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每年的烟草消费量约在5000万箱左右,占全球总量高达44%。2018年,我国烟草行业实现11556亿元的工商税利,同比增长3.69%;上缴国家财政总额10000.8亿元,同比增长3.37%。
  庞大的烟民为中国烟草公司带来了极为丰厚的利润。在这万亿级烟草市场规模的基础上,尽管国内电子烟渗透率仅为1%,但一旦被撬动,随便切下一块蛋糕足以让人欣喜若狂。从0到估值380亿美金,Juul只用了3年,这也让国内不少创业者和投资人蠢蠢欲动。
  星瀚资本合伙人杨歌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表示:“电子烟赛道和市场是存在且有需求的,足够站得住,绝对不是一时之间吹起的风口。”
  在杨歌看来,电子烟是像手机一样的大众智能硬件。不同的是,此时的电子烟是一个存量市场,并不需要开发并教育出一个新的市场,它所面向的用户群体比较稳定,有比较强的发展空间。同时,电子烟的存在是帮助其面向群体养成一个更健康的生活习惯。
  风口之上:左手舆论,右手政策
  电子烟作为新事物,自打新生之日起,在安全性和政策监管等方面就争议不断。十年前如烟未能解决的事儿,到今天也依然不见起色。
  投资人似乎对能“上瘾”的东西更感兴趣。有投资人告诉猎云网,对于消费品而言,投资人看中的是高频刚需强复购,而像烟草、酒等上瘾型产品一定形成高频刚需强复购,且用户对这类产品的价格普遍不敏感,弹性较低,利润较高。
  不过,吴世春在讨论电子烟赛道值不值得看的时候曾担忧,上瘾类的东西国家都是要专卖,不管是不是电子的。甚至发问:动了烟草税收奶酪的电子烟,结果会怎么样?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直言:继区块链之后,创投界再次在风口前面临价值观的选择,这钱不赚也罢。
  此外,天图资本、众海投资、顶商投资等众多机构都表示仍处于观望状态,目前并没有投资意愿。产品安全也好,品牌竞争也罢,很显然,不明朗的政策导致诸多投资人迟迟不敢下手。央视“315晚会”报道了部分雾化类烟液电子烟产品尼古丁含量标识不规范及烟液式电子烟烟雾样本中检测出甲醛等相关问题。
   在央视“3·15”晚会曝光“电子烟也会释放有害物质”后,淘宝、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当晚纷纷下架了电子烟产品。但在3月17日,有媒体记者登录京东、淘宝等输入“电子烟”,仍可搜索到大量相关产品。
  下架一天又上架,是不是商家在与公众“捉迷藏”、与监管机构进行利益博弈呢?显然,电子烟被3.15晚会曝光而下架,与其他被曝光的商品相比,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众所周知,电子烟是伴随着禁烟力度的加大,烟民又无法一下子“消失”的情况下,应运而生的。虽然尚无法替代卷烟,无法让所有烟民都抽电子烟。但是,已经有一部分烟民改抽电子烟,这对电子烟行业来说,就意味着巨大的商机。
  而央视3.15晚会曝光的“电子烟也会释放有害物质”,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野蛮生长中的电子烟行业的乱象,以及目前面临的监管空白。对电子烟来说,不仅吸食环节,生产环节同样会产生污染。
  实际上,电子烟的最大问题,首先是缺乏规范统一的行业标准。生产电子烟的企业五花八门,鱼目混珠现象十分严重。如果能够按照统一的标准进行生产,甚至在起步阶段只能指定企业生产,电子烟的危害可能就会小得多。
  这也意味着,有关方面应当加快电子烟行业标准的制定工作,给企业生产电子烟一个明确的规范,确保电子烟生产有标准、质量有保证、排放有要求。如“3·15”晚会曝光的电子烟,是以烟油为主,通过雾化等手段,将尼古丁变成蒸汽,进而让用户吸食。果真如此,有关方面就必须对电子烟进行一次质量剖析、效果评价、功能考查,从而出台严格的生产标准和工艺要求。不然,就禁止生产。
  同时,对电子烟消费市场,也要加强监管。对电子烟的销售,也要像卷烟销售一样,有相应的监管部门随时监督行业的发展,防止不合格产品、伪劣产品进入市场。在此基础上,对电子烟的吸食,也应当有明确规定,有些公共场所,如高铁、地铁、飞机等,仍然不能吸食。一些重点公共场所,如医院、中小学、幼儿园等,也要禁止,确保将电子烟的危害降至最小。
  从总体上讲,电子烟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标准制定、行业监管、市场规范等方面。只有把生产标准定得高一些、产品质量抓得狠一些、市场监管盯得严一些,才能让这个看起来充满商机的行业更加健康、长久。 今天早上,多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回应与电子烟相关的报道。
  盈趣科技表示:公司仅为PMI客户提供IQOS品牌电子烟精密塑胶部件产品的研发及生产,未开展该品牌电子烟产品整机设备的生产,且未开展烟液式电子烟相关设备或零件之业务,亦未生产电子烟烟液或烟弹等烟草产品;客户的IQOS品牌电子烟产品尚未在中国市场销售,且未在“315晚会”曝光的电子烟产品范围内。
  和而泰表示:自2016年至今,公司未在电子烟相应领域开展任何进一步的技术关注、方案研发、商业思考与商业探索,公司在电子烟相应领域没有开发对应产品与技术储备、没有对应客户、也没有对应开展任何商业运营与经营;同时,公司目前没有在未来向电子烟等相关领域做业务扩展与延伸的计划。
  顺灏股份表示:经过向公司控股子公司上海绿馨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绿馨”)的沟通及问询,截至目前,上海绿馨及其下属子公司主要开展低温加热不燃烧烟具的研发和销售,主要销售市场为日本等国际地区,未涉及相关媒体报道的有害雾化类烟液电子烟产品。
  美盈森表示:截至目前,公司及下属子公司未进行电子烟的生产与销售;公司全资子公司东莞美盈森在2014年,为一家电子烟客户提供了小批量的电子烟产品包装服务。
  昨日晚间,亿纬锂能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参股公司麦克韦尔专门为客户生产的含有烟液的电子雾化器产品,其烟液由客户提供或向客户指定的供应商采购;经核查,2018年,麦克韦尔近九成的电子雾化器产品直接出口欧美等海外市场;在业务模式上,麦克韦尔以ODM(OriginalDesignManufacture)和自有品牌为主;麦克韦尔只有约10%的产品销售给国内客户,并不直接销售给消费者,不存在虚假宣传的情形,也不涉及其他违法违规情形;麦克韦尔不生产电子烟的烟液;在生产过程中,麦克韦尔执行严格的检验标准,不存在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情形,确保产品标准符合客户要求以及销售地政府法律法规要求。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